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紅牛之爭最混沌時刻:兩家“正版”在掐架 假貨趁虛狂奔

2019年06月19日 07:09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李詩琪 每經編輯 文 多

  一個名為“紅牛維生素”,一個名為“紅牛安奈吉”,但兩者不僅共用同一商標,就連口味也十分接近。當它們同時出現在超市貨架上,消費者要么沒注意到,要么有點犯迷糊。

  隨著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紅牛中國)的股東紛爭愈演愈烈,嚴彬和許氏家族的戰場終于擴張到了市場層面。近日,許氏家族方面確認其授權的產品——“紅牛安奈吉”上市,外觀與早前的紅牛相差無幾,更被稱作“紅牛全球產品矩陣中的重要成員”。而華彬集團控制的紅牛中國也早早就開啟了密集鋪貨,以搶占更多終端市場。

  有關紅牛商標授權許可和合資公司經營的法律糾紛尚未解決,爭議雙方正專注于爭奪市場之時,大量山寨和假冒紅牛也開始趁機出現。對于這一現象,紅牛中國苦于商標授權爭議而無可奈何,天絲醫藥的維權成果則杯水車薪。在商標爭議之下,“你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等知名的廣告營銷也受到限制。

  擺在眼前的,是國內紅牛市場最為混沌的時期。但是,正如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所說,從長遠角度來看,必有一方要對目前的現象付出代價。

  “新老”紅牛市場廝殺

  “是的,紅牛安奈吉官宣了。”一位接近許氏家族的采訪對象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給出了確定的回復。

  6月12日,微信公眾號“紅牛RedBull官微”發布了一篇題為《天絲醫藥開啟紅牛品牌在華新征程》的文章。據介紹,作為紅牛品牌的創始公司,泰國天絲醫藥保健有限公司(下文簡稱天絲醫藥)及許氏家族,正式宣布在中國推出紅牛?安奈吉飲料。文章還稱,紅牛安奈吉是目前天絲醫藥在中國內地有效授權產品,并獲得中國食藥監部門批準的紅牛品牌飲料。

  前幾個月,有關許氏家族另起爐灶生產新版紅牛飲料的消息一直在業界流傳,一些消費者甚至早就在商超中見到了試銷中的紅牛安奈吉。

  記者從常州一家易買得超市處獲得的紅牛安奈吉資料顯示,該商品的委托制造商為廣州曜能量飲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曜能量公司),受托生產方為成都紫泉飲料工業有限公司。而紅牛安奈吉的官宣文章也提到,曜能量公司以及普盛食品銷售有限公司為天絲醫藥經營紅牛飲料的新伙伴。

  工商信息顯示,曜能量公司早在2012年就已經成立,注冊資本為3900萬美元,目前為臺港澳法人獨資公司。此前《經濟觀察報》的報道稱,天絲醫藥通過一家品牌文化公司收購了曜能量公司,從而為紅牛安奈吉取得了“藍帽”——即保健食品證書;在銷售環節,天絲醫藥則找到了深圳普盛食品銷售有限公司,這家公司的董事長王睿曾是華彬集團總裁、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總經理。

  在紅牛安奈吉高調官宣之外,暢銷中國市場多年的華彬集團控制的紅牛中國依舊活躍,并占據了中國功能性飲料市場半壁江山。這也就造成了市面上存在兩種紅牛飲料的特殊現象。

  回溯嚴彬和許氏家族的世紀糾紛,由于對股東分紅的不滿,在2016年10月紅牛中國的商標授權許可期滿后,許氏家族公開表示不再續約。但嚴彬一方卻認為,雙方曾簽訂過一份有限期為五十年的合作協議,紅牛中國應繼續得到授權并展開經營。2017年,許氏家族和嚴彬正式對簿公堂。但由于相關案件的復雜糾纏,直至今日,這一漫長的訴訟仍未出現明確結果。

  在這樣的背景下,紅牛安奈吉的上市無疑成為了一個新的時間節點,也意味著雙方的糾纏已經從法律訴訟走向了市場廝殺。

  無獨占許可廣告營銷受限

  一樣的金色矮瓶,一樣的藍色條圖,最關鍵的是,紅牛安奈吉和紅牛維生素還使用著一樣的文字和圖案商標。從外觀上來看,消費者若不仔細辨別,很難區分兩種紅牛的差距。產品配方上,紅牛安奈吉中雖然新添加了西洋參提取物,但牛磺酸、多種維生素B族營養素等其他原料,則與華彬紅牛相差無二。

  很明顯,剛剛官宣的紅牛安奈吉并非以全新產品的姿態進入市場,其主要目的或許旨在動搖紅牛維生素20余年的的市場根基,甚至取而代之。

  問題在于,從知識產權保護的角度來說,紅牛商標的使用許可懸而未決,像這樣被兩家公司用來生產幾乎相近的產品,顯然存在爭議。

  記者從天絲醫藥處獲悉,對天絲醫藥將紅牛商標許可授予曜能量公司并生產紅牛安奈吉飲料的行為,紅牛中國在去年曾提起訴訟。但在幾個月后,紅牛中國又突然撤訴了。

  超凡知識產權服務股份有限公司常務副總裁兼研究院院長姜丹明對此表示,即便嚴彬和許氏家族確實曾有過時限為50年的合作協議,但如果這一商標授權許可沒有到國家商標局去備案,也就是說紅牛中國在當前無法證明自己擁有對紅牛商標受法律保護的獨占許可,那么紅牛中國是沒有權力要求曜能量停止使用的。這也便是曜能量可以順利獲得天絲醫藥商標授權,并生產新版飲料的原因。

  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亦表示,由于紅牛商標糾紛案尚未出現明確的審判結果,無論是行政救濟還是司法救濟,監管機構也難以判斷誰是誰非。

  “在這種背景下,目前的紅牛市場已經進入了一個市場自主決策的階段。如果雙方生產的飲料產品質量是合格的,那決定權就在消費者自己手里。”李俊慧說道。

  但他同樣認為,從長遠角度來看,必有一方要為目前的現象付出代價。待商標授權許可的判決出現,其中一方在當前階段獲得的收入將被認定為違法收入,會被追回補償給遭侵權的一方。

  另一方面,由于新老紅牛已經在市場上展開競爭,那么營銷策略也必不可少。但對于紅牛維生素來說,因為他們目前未能在法律層面證明對紅牛商標的獨占許可,所以很難進行廣告營銷。

  記者也注意到,一度火熱的紅牛飲料廣告已幾乎絕跡于各類大眾媒介,而消費者所熟知的廣告語——“你的能量超乎你想象”,甚至被華彬集團方面用在了其另一功能性飲料“戰馬”的市場宣傳上。

  一位接近紅牛中國的采訪對象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從2016年商標授權到期開始,公司基本就不能再做廣告了,營銷團隊的工作重心,開始轉移到口碑和線下營銷上。

  假冒山寨紅牛“乘虛而入”

  新老紅牛的混戰本就夠讓消費者摸不著頭腦了,但記者發現,一些假冒或山寨紅牛也在趁時機大量出現,國內的紅牛飲料市場正進入了前所未有的秩序“混沌”時刻。

  近段時間以來,記者以經銷商身份加入了若干快銷品批發交流群。當問及有關紅牛飲料的供貨現象時,多位飲料批發商表示,他們有大量的“英國紅牛”“泰國紅牛”“德國紅牛”等產品。這類商品其外觀上看與正版紅牛產品高度相似,但批發價一般在一件(24罐)70元以內,遠遠低于正版紅牛的售價。除此外,還有不少經銷商直接表示有一比一的高仿紅牛出售,價格在一件40~70元不等。

  一位銷售所謂“英國紅牛”的工作人員說道,由于紅牛中國的商標授權到期,市面上因此出現了大量類似于“英國紅牛”這樣的山寨產品。他還稱,自己所在的公司獲得了“英國紅牛”授權,已經在市面上銷售了兩年多的時間,但其商標仍然屬于TM類,也就是正在備案過程中。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認為,除了紅牛維生素和紅牛安奈吉之外,市面上的任何紅牛飲料產品都可以說是山寨或者假冒產品。從它們入市目的來說,都是為了趁著紅牛中國股東糾紛,混淆消費者的視聽,獲取不正當利益。

  面對這樣的市場亂象,此前將打假作為經營重點之一的紅牛中國,目前卻顯得有些無可奈何。上述接近紅牛中國的人士告訴記者,紅牛飲料目前是被各種勢力圍攻的一個狀態,不光是股東之間的糾紛,紅牛中國此前重點打擊的那些造假的、山寨的小作坊都在蠢蠢欲動。

  “說白了就是有些無力,原來紅牛中國(是)拿著商標授權去打假,再加上公司的相關的努力,(所以)2016年之前國內市場上基本上沒有什么仿冒紅牛的。”這位知情人士這樣說道。

  相比于紅牛中國的無奈,許氏家族及其合作方似乎接起了打假的工作。

  據浙江在線報道,衢州柯城區市場監管局近日接到廣州曜能量飲料有限公司舉報,稱柯城轄區某食品商行銷售侵犯其持有“RedBull”“紅牛”等系列注冊商標的飲料。執法人員查獲涉嫌侵犯“紅牛”系列注冊商標專用權的飲料4款,共計3300余箱,8萬余罐。報道中,廣州曜能量飲料有限公司稱:“此次查處行動是目前在全國范圍內查獲該公司產品的山寨侵權產品數量最多的一次。”

  盡管紅牛仍在打假,但從《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的調查情況來看,被打掉的假貨作坊只是冰山一角。朱丹蓬對此表示,由于許氏家族和嚴彬方面的糾紛和市場競爭尚在關鍵階段,打假維權亦需要消耗企業不少精力,因此對打假的努力只是杯水車薪。

  “市場上當前有太多假冒紅牛了,要派多少人去跟進打假呢?而且雙方也沒有把主要心思放在這一塊。”朱丹蓬這樣說道。  

(責任編輯:王惠綿)

精彩圖片
会员三肖中特料